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器灵无双

最终章:完结

器灵无双 余氏小生 11499 2020-06-26 00:38

  

  纵然是放开了剑柄,但毕竟无双还是清楚地感应到了自己利剑本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到底做了什么?】

【夕夜,你想做什么?】

无双都放开了无双剑剑柄,静自然也无法持续地握住源初的剑柄。

【十天回旋、从世界分散而出的十种原质回归你们本质的存在形态,在此构建出一个全新的世界吧】

没有回答无双和静的问题,毕竟夕夜剩余的时间已经没有她们回答问题的空闲。

宛如玻璃破碎地清脆响声中,从夕夜胸口正面插入的紫色利剑顿时幻化为碎片散落。

【源初锻造再启,吞噬无双碎片完成本质性的升华吧】

伤口处纯白之光涌出,眨眼之间夕夜就将无双剑的碎片全部吸收到体内,再度以身体为铸剑池开始对源初的锻造。

【你竟然知晓世界原质可以重建新世界的秘密,为什么你拥有能够使用操纵世界原质这种夜的特权之一?】

分秒都不能浪费的夕夜自然不可能回答无双的问题,可身为世界无双的存在连续两次被无视无双却没有对夕夜发火,毕竟利剑本体被折断的现在它可没有多余地力气去发怒,全力以赴地将开始为自由反抗的夜压制下去已经是勉强到不能再勉强的状态了。

【以新任‘灭’之原质主人的名义命令你,反抗其他九种世界原质恢复原本的自由原质状态,尽你最强的力量从源始之界逃走吧、灭】

最后地吼叫,夕夜身为半神的磅礴生命力彻底消耗殆尽。

在得到夕夜命令的‘灭’之原质带头下,相互融合组建全新世界从内部将无双剑折断的十种原质各自回到它们原本所在的位置、或者所融合的主人灵格内。

【夕夜~】

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来,静温柔地抱住纯白之光散去后的人类外表的夕夜。

【为什么你要回来,我不是已经让你离开了吗?】

没有回应,因为夕夜不仅失去意识、生命力消失,如今身体上的温度也急速地在流逝。

【源初、出鞘】

轻声地呼唤中,源始之界迎来了新的客人。

【祈蝶?】

夕夜的身躯中有夜以源始灵气创造出的鲜血,因此虽然亲眼看到了无双剑断裂的一幕,可静却无法知道夕夜对被无双吸收进利剑本体内世界原质做了什么。

【你竟然重新得到了热之原质?】

静无法知道的事情,无双自然也不会知道。

【现在就让我看一下失去了无双剑的你,到底要靠什么来阻拦我的源初?】

恢复了金光护体的女神姿态,手持源初的祈蝶显得威风凛凛,可她双眼中却止不住的流着泪水。

伴随着洒向半空中的晶莹泪滴,祈蝶挥舞着源初轻松斩断无双临时以源始灵气锻造而成的紫色利剑,顺带着让夜的右手脱离了他的身体。

【手臂无法恢复,难道说你已经会使用无双的特权针对不同的对手锻造相应地利刃?怎么可能?就算是利用热之原质可以弥补力量上的不足,可使用特权所需要的智慧你究竟是从何处得到的?】

利剑本体被破坏的现在,力量急速减弱的无双只能依靠一连串发问来发泄心中的郁闷。

【【【只不过是区区无双剑特权所需要的智慧,我等古老神明兼世界原质拥有者怎么可能聚齐不了】】】

没有现身而是使用心灵传音的方式,一时间复数的吵杂声音回荡在源始之界回应无双的问题。

【华龙、路西法、紫薇、白夜、阿胡拉,你们……】

内心恼火可对于原本就站到自己敌对面的他们,无双也说不出什么斥责地话语。

【背叛其主、大逆不道弑上、妄图扰乱世界安稳、抛弃自身维护世界秩序职责……】

以咏唱言灵的方式将无双罪状一条条的公布于众,祈蝶手中源初剑柄、剑脊上的紫色花纹逐渐延伸到整个剑身之上。

【真没想到我谋划这么久的计划,竟然会败在你们两个小子、小丫头的手里,我不服气啊啊】

撕心裂肺地咆哮声中,无双力量的流失停止了下来,反而还疯狂从外界吸收力量。

【祈蝶,千万别让无双操纵着夜的身体自爆成功,否则失去了始源灵气的源头世界也就完了】

代替在现场但由于夕夜而陷入悲伤的静,身在上层神界牵制诸神的君及时对祈蝶发来了提醒。

【诸星回转、世界轮回,为吾锻造出封印世界始源之刃】

祈蝶咏唱着言灵全速发动前进,另一边的无双则是吸收着力量的同时快速后撤,虽然两者的距离在明显缩短,但无双还是拼尽全力在争取自爆的时间。

【就算是你占据绝对地优势,可发挥出无双特权必须要足够地时间这个缺点你依旧没有办法逃避,这一次终于是我赢了,就让这整个世界来一同为我陪葬吧】

夜身体能承受的力量极限被突破,可源初和无双身体最后一点的距离还在胶着地牵扯着。

‘乖乖地承认失败吧,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自己背叛不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呢?’

唯有无双自己才能听到声音,诧异中无双后退拉扯时间的脚步停了下来。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绝对不服气你】

对内心话语的反驳中,祈蝶手中源初轻松地贯穿了无双的胸膛。

【诶~?】

本应无法触及地对手,却突然被源初贯穿虽然内心满是疑惑,但祈蝶犹豫了一下还是发动了源初锻造出的封印之刃。

【封印发动,回归源初姿态吧】

在源初爆发的紫光中,无双暴乱的力量气场不仅瞬间恢复平静,它辛苦从外界吸收和自身具备的力量更是直接被源初吞噬殆尽。

【你给我滚开】

拼尽身体内剩余的全部力气,无双使用仅剩的左手勉强推开了身前的祈蝶。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覆盖叶一夕全身的紫色开始褪去,无双操纵着夜无力地身躯一摇一晃的走到怀抱夕夜冰冷身体的静面前。

【到底为什么?你的眼中为什么从来没有我的身影?】

最后几米的距离,可无双没有操纵夜身体向前迈动的力气。

‘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吧?现在就把我的身躯还给我吧……’

回荡在内心中唯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无双终于放下心中剩余的最后执念。

由于想要不断向前,失去所有力量的夜的身体缓缓向前倒下。

可在脸庞正面接触地面之前,他身体上覆盖的紫色先一步褪光。

【欢迎回来】

温柔至极的声音,叶一夕终究没有倒到源始之界不存在实体的大地上。

【我已经按照约定,为你将世界改变为虚无一侧与生命一侧可以共存的新时代世界了,接下来就要由你来担任主导、维护着世界轮回的角色了】

连抬手都做不到,叶一夕只能尽可能将嘴巴贴近静俯下的脸庞轻声诉说。

【我知道,我很感谢你,我绝对会等到世界需要你再度登场的时刻的】

温柔地回应,静主动将嘴唇贴到了叶一夕全力抬起的嘴上。

柔软、温柔的亲密肌肤触感中,叶一夕的身体突然爆发出紫色光芒。

嘴唇上传来的亲密触感消失,静以女神姿态可以流下的泪水干涸,紫光消散叶一夕的身体也随之消失不见。

【把夕夜身体放在源始之界很安全的,现在轮到我们出动将妨碍世界迈入进化新时代的阻碍挨个清扫了】

将一切悲伤收入心中,静呼唤着远处紧抱夕夜冰冷身体的女神祈蝶。

【夕夜一定会回来的,是吗?】

【放心,夕夜可是夜选择的背负世界‘希望’之人自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消失,只要你耐心等待他肯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有了静的保证,祈蝶最后亲吻一下夕夜额头进行告别。

【好漂亮的项链,你什么时候得到它的?】

引人夺目的紫色玫瑰形吊坠,纵然是身心升华为女神祈蝶还是被吸引去了注意力。

【我也不清楚】

得到祈蝶的提醒,静将吊坠摘了下来放到手中仔细欣赏。

由八瓣花瓣组建而成的玫瑰,最中央的花蕊位置心形紫水晶闪闪发光。

【确实很好看,总感觉它散发出一种我很熟悉的气质】

虽然没能想起自己是什么得到的项链,可静还是将它放回到了胸口。

【我们就先到神界,给那些违背夜的愚昧神明们一些教训好了】

【好的】

作为新任守护世界兼静的女神,祈蝶释放出源初的锋锐轻松在源始之界斩开了通向神界的空间隧道。

……

随着纷扰地众神接连离开,器灵大陆也逐渐恢复了应有的凡尘世界的风采。

红莲业火、地狱业火、天阳金炎三种世界最强火焰聚集而成的魔炎熊熊燃烧的器幻灵森林遗迹,一男一女在散发着太阳光芒的至寒气场中安然无恙的缓步走向原本森林最深处灵之湖所在地位置。

【精灵,我有事要求你,快点出来吧】

纵然灵之湖已经干涸、被湖之精灵带到低次元精灵界,可灵之湖原本所在位置还是闪烁着淡淡地碧绿灵气确保三种最强火焰聚合而成的魔炎无法侵蚀这幻灵森林最深处的秘密之地。

【竟然敢带着我的情敌出现,美少年,你有点太过分了吧】

本应消失在器灵大陆上的精灵少女的声音传出来,浓郁地碧绿之光凭空出现在少年身前飞舞。

【什么情敌,虹日已经和我成亲了】

【冬儿,这就是传说中的湖之精灵阁下吗?】

有了正式地身份,虹日也就不在有所保留直来直往的和冬儿大大方方秀气了恩爱。

身为最强种湖之精灵也拥有以碧绿光团呈现出的不可视保护,不像冬儿拥有神明恩赐神格的虹日眼中根本捕捉不到湖之精灵真正地容貌。

【我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所以想拜托阁下能不能在器灵大陆解散之后,让我和虹日能够继续今生今世尚未的爱恋】

正如冬儿所说,他虽然知道器灵大陆的时间即将迎来完结可却不知道具体的结束时间,因此根本没有给虹日解释的时间就拉着她主动跪在了精灵少女身前。

【你可是密特拉的神使竟然会对我下跪,难道说你就不担心会因为贬低诸神荣光而被密特拉惩罚吗?】

冬儿已经拿出了认真地态度,湖之精灵自然不可能继续保持玩耍的心态。

【被惩罚我也不在乎,反正保持神格持有者的身份我根本没有机会和虹日一同进入凡尘世界的轮回】

【你难道想以密特拉的神格为代价,在我这里换取一个和她在度过一个凡尘世界的生命轮回?】

【正如您所猜测的,不知道阁下的答复如何?】

【如果说我不同意呢?】

【那我就再去拜访其他的神明】

不羁少年冬儿难得露出无比认真地眼神,一直都欣赏冬儿容貌的精灵少女双眼顿时变成了花痴的爱心形状。

【我答应你】

好在虹日看不穿湖之精灵不可视的保护,精灵少女飞舞到冬儿脸上用力亲吻的动作才没有被她清楚看到,不过身为女人的知觉却在向虹日宣告着情敌出现的危险信号。

【这个女人因为你们三兄弟有意的保护没能在器灵大陆上绽放出符合她灵魂强度的光芒,等到轮回之后她绝对可以取得符合血脉内蕴含的功绩的成就,你只要有耐心等待下去就可以换取永恒的幸福,你可以忍耐和她经历短暂分离的孤单吗?】

【倘若阁下所说属实,我愿意等待】

虽然精灵少女一副玩耍的态度,可冬儿却对她表现出了百分百的信任。

【如此,你们两个就来和我签订契约吧。提醒一下,作为我帮你们的代价,在你们两个再次修成正果之前器灵大陆上的记忆和力量都要保存在我这里,还有我会跟随你们一同进入你们所在的世界监视契约的完成过程,最后还要带上他们四个】

碧绿之光凭空浮现,昏迷的司寇元上、欧阳震、阮煜和一柄被黄金龙气缠绕的监视从精灵界得到解放。

【这下子感觉可以看上一场很有意思的真实人生戏剧了】

【总感觉,这只精灵好像人类中爱好八卦的花痴少女】

虹日如实说出内心感受,可精灵少女却不可能保持平静。

【你说什么?】

【实话实说吗?】……

你来我往的吵杂言语中,冬儿悠久且悲催吵乱生活正式开始。

……

由冰雪构建而成的神圣傲雪峰之上,昔日聚集在夕夜身边的诸多强者如今离开器灵大陆都回归到原本应在的位置,空荡荡的雪峰上诗人孔亮正对新收的两位诗人弟子讲述最后一课。

【器灵大陆迎来完结之时你们两个也会进入到新的凡尘世界开始轮回,我虽然无法确保你们会进入同一世界,但我可以保证身为诗人的你们只要不忘记诗人的本分,总会有相遇的一天】

“老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已经是合格的诗人了?”

在即将分别的伤感前,天雷还是从孔亮的话中找到了值得高兴地讯息。

【你现在只是学会了我教授的诗人基本素养,能不能成为合格地诗人还要看你们在轮回中各自的努力,我要说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的时间就留给你们两个了】

灵格和身躯同时开始升华,孔亮正式从传播神话、维持世界平衡的诗人转变为神明。

“多谢老师的好意,我绝对会成为合格的诗人等到再度和老师相见。”

“我也一定会成为合格的诗人。”

相比于艾丽斯的彬彬有礼,起码天雷表现出的决心还是达到了孔亮的要求。

【我等着你们再次回到我面前】

对两位年轻弟子留下充满期望的视线,孔亮全身都幻化为神圣光之粒子完成了超凡成神的升华,正式离开器灵大陆加入诸神的队列。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就算是恋爱关系依旧确定,独自面对天雷艾丽斯还是陷入了少女的害羞。

“这次分别绝对不会是我们的结局,我们一定能完成诗人的试炼换来永久地相伴。”

认真、霸道地承诺胜过一切甜言蜜语,天雷温柔地伸手搂住了主动靠过来的艾丽斯。

高耸入云地雪峰之上,一对金童玉女般伊人相互依靠,轻声诉说着内心的爱恋。

……

【器灵大陆的时代即将迎来完结,但诸位的人生和梦想却不会如此简单就结束,希望诸位能以最佳地状态迎接轮回的新人生】

威严、神圣的宣告回荡于高空之上,一时间整个器灵大陆都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下一秒正如宣告者所期待的器灵大陆在有意之人的添乱下开始爆发各种规模的混乱。

【你还真是恶趣味,你就这么喜欢看他们在即将到来的绝望前陷入慌乱的丑态?】

神圣金光凭空出现,十跳跃空间直接来到器灵大陆上背负恶的圣贤血灵面前。

【怎么?身为代表着正义的圣贤,难道说你要放弃摆脱器灵大陆的机会陪伴器灵大陆到最后?】

【如果你要是可以抛弃器灵大陆,我自然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真是感人,没想到能从一生的对手口中听到如此动人地告白】

器灵大陆即将迎来完结的时刻,血灵和十也就没有原本敌对的立场,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进行圣贤与圣贤之间交谈了。

【既然你和我都有在器灵大陆度过剩余时光的打算,那么你应该不打算眼睁睁地看着器灵大陆彻底解体消失于世界上吧?】

【怎么?正义的代表不想消灭,还萌生了和邪恶合作的准备吗?】

【就是这样,你直接说到底是同意还是反对就行了】

天生对立的两位圣贤首次达成一致性决定,以舞台的使命被夜创造出的器灵大陆终于有了得到拯救的机会。

……

(最后的对话)

【在借助源初的封印之刃隔绝世界联系的情况下,还拥有多余地力量可以创造出这个独立于世界之外的空间,真不愧是时间中也找不到答案、唯有神秘二字可以形容的夜】

【华吗?没想到你竟然可以传进我创造的世界】

【别忘记,在你消失之前可是将时间原质从我这里收回去了,正巧夕夜解放时间原质的时候我还身处于世界的‘虚无’一侧,因此没能及时收回时间原质,正是得益于此我才能发现连贴身佩戴项链的静也无法发现的秘密,我才能突破你对世界的隔绝借助时间的力量出现在你面前】

【这样啊,我并不感兴趣,你还是直接说找到有什么事情吧?】

【为什么要制造出自己已经消失的假象,然后屈身于这种虚假地祝福之物中?】

【不好意思,因为告诉为了维护历史、未来而选择与‘时间’同在的你也没有什么乐趣,所以我选择拒绝回答。还有话,我送出的最后祝福可没有丝毫的虚假成分,完完全全都是我对静的心意凝聚而成的告白】

【是吗?那是我太过失礼了。正如你所说的,现在的我已经选择了与‘时间’同在没有办法过多的干预世界,不如就让我来在这没有尽头时间中陪伴您一起打发等待的无聊不好吗?】

【凡间生命的源头、龙之祖、唯一的真龙华,我劝你不要做太多没有意义的事情,否则我会连同‘时间’一起将你的存在从世界上消去,然后重新创造出全新的‘时间’及守护者】

【失去了无双剑的现在,可只是说出我的真名就能让我感觉到存在受到了危险,看来我猜的没错,所谓的器灵无双对你来说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存在。还有好心提醒您一句,现在的我可没有那么软弱,至少消失之前还是有办法和静说上一句话的。而且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只是单纯地陪伴而已】

【如此那就来一起等待吧,等到充满乐趣的世界来到的那刻,再度恢复自由享受世界】r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