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戒武乾坤

第二百二十章 遮天迷阵

戒武乾坤 胤小冷 5230 2020-06-26 00:38

  

  “前辈们,晚辈不敢说大话,但也不能否认,这技能书兴许是大陆上超极品的技能书。”

史秋芸说的话一点也不为过,也足够有资格这样说,像锻造出来的兵器,其技能基本都可有可无,而技能书一旦问世,必然是大陆追捧的。

经过史秋芸几番的狂轰猛炸,就连一直面向安宁的惠普大师也有些错愕,而其他人早已陷入了无尽的幻想中。

“稀土岭当真大手笔啊,果然不能与山下那乌合之众相比拟,不知这技能书贵岭想出售个什么价格?”将激动不已的心平复下来,若元修微笑的问道。

“若老这样说未免也太看不起这稀世宝物了,它的珍贵岂是能用金钱来衡量,想必贵岭是想用什么东西来换。”带着几分不屑的口气,血魔酸溜溜的说道。

似乎说到了岭主的心坎上,起初以为各派掌门看不上的宝物却有如此反映,毕竟他们都是威震一方的人物,又怎会少见这样的奇珍异宝,也因血魔这句话岭主又燃起信心。

显然岭主的担忧是多余的,这样的宝物别说是止修大陆,甚至整个世界都是独一无二,自然独一无二的东西肯定不能用金钱衡量。

“哈哈,血池主说的不错,这技能书确实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我想要的东西也不难,那便是万恶之地深处的鬼将之魂。”

听之,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这样的宝物也只有它能配上了,在这止修大陆上,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延伸出一片大陆,而万恶之地便是其中之一。

在万恶之地深处一直传言着有一座古堡,名为鬼域。

在鬼域的中心处有一座大型堡垒,而大门口便是由鬼将镇守,岭主索要的鬼将之魂便是它。

先不说这鬼将如何厉害,其主人愿不愿意,单说需要经过冻州方原和离火群山就犹如上刀山下火海一般,这个任务的难度非七戒戒者而不能做。

宝物是摆在你面前,如果想要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实力去拿了,现在的岭主一改方才的优柔寡断,在这件事上表现的极为强势。

也对,既然你们戒者需要武器,那匠师的存在定然会凌驾于你们之上,得罪我们,这止修大陆恐怕在无人敢为你铸器。

想明白这些,岭主重回于往日的风采,颇有坐地起价的样式。

场面又静了下来,岭主的瞒天要价当真为难了在座的人。

细细想来,一个技能书的寿命同等于兵器,如果兵器有永不磨损的特效还好,倘若没有,不出五年随着武器的报废技能也会失效,而得罪鬼域无疑是与他一辈子结梁子。

孰轻孰重,不难思量,至此人们开始畏首畏脚起来,一方面想得到技能书,另一方又不想得罪鬼域,现在的他们只能期望岭主将要求降低些。

看着人们一个个脸色犯愁的模样,岭主轻轻叹了口气,看来这技能书还是要压箱底了。

然而殿邬君主的慢慢起身,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沉默了片刻后,将声音压的低沉,一字一字的说道,“这技能书我落神殿要了,时限一个月,本君主就会带鬼将之魂换之,还望岭主莫要食言。”

如果方才众人的视线是好奇,那么现在则成了惊讶,单从地势来说,虽然落神殿离得万恶之地近些,但相对应他们复仇的时间便会缩短,他落神殿究竟有何种能力能抗住鬼域那仇恨。

“哈哈,殿邬君主好气量,既然约定了,莫说一个月,就算是半年也可以。”换到了满意的东西,岭主自然是喜笑颜开。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今日为大家展示的器物都已完毕,我已命弟子整理出上好的客房供大家休息,各位掌门早些休息吧。”

微微的弯了腰,岭主笑着把话完说,随后任命几位门徒后离去。

夜色当空,被云彩遮盖的月亮凄凉的照耀着大地,给地上的行人提供微弱的亮光。

若灵阁房屋

“二弟,你说明日落神殿还要抢那神器么?”若元修看着窗户外宁静的院子,低声问道。

“大哥,以我们目前的情报来说,还猜不准那殿邬君主下一步会怎样,不过相信他们也很想要神器。”

轻轻的点了点头,若元修来到茶桌旁,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说道,“明天尽量收敛些,现在正邪两道的关系很紧张。”

若不凡嗯了一声,双眼中一丝不屑闪过,“大哥,要我说开战就开战,我们若灵阁虚过谁?总是这般畏手畏脚,真丢人。”

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若元修将杯子放下,“二弟,都这把年纪了,还想着打打杀杀,难道你不知门派开战,受苦的受益的是谁么?”

想着殿邬君主方才那盛气凌人的模样,若不凡郁闷的睁了睁厚重的眼皮,站起身来向床榻走去,“罢了,若灵阁的大事我说的也不算,有大哥在,我这个二弟听你的便是,好了,我先睡觉了。”

无奈的笑了笑,若元修躺在床榻之上,辗转反侧时,不由得想起自己可怜的外孙,旋即重重的叹了口气,手掌抹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睛,呢喃道,“小天啊,爷爷对不起你啊。”

次日清晨

太阳如同昨日一样,随着时间的到来慢慢的挂在空中,清晨除了那让人温暖的阳光外还有清新的空气,而院中也有人纷纷出来,与大自然亲切拥抱。

“惠普大师早啊。”从屋中出来的若元修,第一眼就看到了惠普,便是亲切的上去打招呼。

“今日若老起的也很早啊。”看着行来的若元修,惠普微笑的回应道。

来到惠普身边,若元修故意压低声音,轻声说道,“大师,今日的伪神器尽量不要让邪道拿去,免得涂炭生灵。”

凝重的点了点头普惠说了句尽力,便与戒欲门的人离开客房。

看着二弟从屋中出来,若元修眯着双眼向落神殿的方向飘去,随后与若不凡一同离开。

稀土岭,整座山峰都属稀土岭的范围,而昨天他们观看和休息的场所是外院,从中厅进入后,放眼辽阔则是给人的第一印象。

由于稀土岭的女弟子众多,则在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这几天是集会期间,所有弟子都放下手中的事情,自两端分开排列,恭迎着岭主师尊和各派掌门。

“各位掌门,请跟我来。”做了个请的手势,岭主率先走下台阶,沿着石路而行。

各派掌门随着岭主的步伐,沿着石路,经过门厅,来到一座石门处。

宽大的石门上刻着诡异的图案,给人一种沉重感,这样奇特的大门,真不知里面是何种景色,众人抱着奇怪的神情看着岭主。

这时,岭主提步上前,对着大门打了几个手印。

轰...

随着手印的结束,大石门慢慢裂开能容下一人的缝隙。

......

“大家都进来了吧。”看着周围的人们,岭主关心的问道。

“既然进来了,就莫要走散,大家现在所看到的是一个大型的迷宫,只有跟着我走才能到尽头,如果跟丢了就原地别动,这迷宫是用阵法驱动,每过一刻就会自动变换通道。”

“稀土岭不愧是当今第一大奇门啊,光是这迷宫就不是我们这种武夫所能创建的。”眯着双眼看了看四周,魔尊由衷的称赞道。

这人就爱听夸奖的话,即便是上了年岁的人也不例外,岭主哈哈大笑了几声后,视线看向前方,骄傲的说道,“魔尊谬赞了,这遮天迷阵是开派祖师所创,与我等无关。”

顿了下,岭主挥了挥手,示意人们跟上又道,“这遮天迷阵变化万千,开派祖师所创后,其弟子们更是在内修行,然而传到我这辈,只是将它当存放兵器的地方,或是等稀土岭大难时,让弟子进来避难。”

仰头看着四周,若元修不断的点头,“岭主说的没错,这地方得天独厚,倘若外人想攻进来,不会手印进不来,即便会了,也不懂这阵内奥妙。”

“哈哈,我稀土岭向来与世无争,更不愿参与你们正邪两道的琐事,自然不用这遮天迷阵躲难。”

“岭主说的极是,稀土岭只需不断专研造器即可,打打杀杀的事确实不适合你们。”一旁自顾自的若不凡,无意间嘟囔的说了句。

“二弟。”听着话语不对,若元修急忙喊道,冲岭主歉意的笑了,“我二弟心直口快,望岭主莫要生气。”

“无妨,若老,如同你二弟说的那样,匠师的确不适合打打杀杀,毕竟都知道匠师的体质如何。”

对于方才若不凡的话,岭主没有多说什么,一方面不愿与任何门派生怨恨,另一方面岭主也了解若不凡,真如若元修说的那样,若不凡心直口快,年轻时的他还因为这个性子吃过大亏。

“好了,迷宫出口到了,在跟老道走上一会就到目的地了。”

随着岭主的挪开,众人看到了迷宫的尽头,这是一片宽阔的大厅,在大厅的中央有着一个庞大黝黑的匠炉,再往前是一个一个台阶,而台阶的尽头是一扇扇闭合的石门,这些石门呈弧形列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