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仙侣情侠传

江山如画(27)

仙侣情侠传 飘柔01 3349 2020-09-24 17:05

  

  当头罩取下那一刻,瞬间的揪心让鬼见愁骤然纵声嘶吼,他甚至连骂张少英祖宗十八代的念头都抽不出空隙。蛊虫噬心较之千刀万剐更甚,那种他多年来防备的东西今日终于要爆发了。蛊虫毕竟太小,咬得很慢,故而宿主要挣扎许久方能死去。鬼见愁那纵声的哀嚎惊喇彻底惊颤了在场众人,那脸部的扭曲并非虚假。这一刻众人惊喇的内心震惊的久久说不出话来。鬼见愁的凄惨爆发只在一瞬间,他拼命的嘶吼挣扎,双手时而拍打着胸口,时而挠着,仿佛要将心挖出来。当这种繁衍至今的蛊术展现在大家眼前时,众人都吓坏了。鬼见愁挣扎的躯体,几番痉挛过后他晕了过去,才一会儿功夫声音已经嘶哑。然不等他喘口气,蛊虫的继续啃咬再度将他痛醒,嘶哑的哀嚎,扭曲的身体,抽搐的惨状,在场诸多人惊的手足皆颤,呆若木鸡。而张少英便站在鬼见愁身畔,他几次想去攻击张少英都被蛊虫的撕咬给拦了下来。盏茶功夫刚过,鬼见愁终于不动了,只剩身体本能的抽搐,开始口鼻溢血。风神与夜虚抬来篝火,当场将鬼见愁活活烧死。

这一刻丽城上下皆震惊不已,已有人吓得掉头便跑,一人响应,数人跟随,顷刻间人群便撤走了一半。张少英再度上前,向三人说道:“在这种痛苦下谁能承受呢?”唐士奇道:“如此当该自尽也不可行此屠戮之事,本心不稳,罔顾人伦,苍天难容。”张少英反问道:“黑榜杀手属以千万,人人饱守本心。便似一朝宰辅与一个农夫之比较,对等吗?”唐士奇道:“那是天道轮回,世间一恶,岂能人人可谅?如此今后岂非是杀人者一句非吾本愿便可赦免?”张少英道:“所以,他与他们是有区别的。”说时,张少英指着鬼见愁与结亲的众人。唐士奇冷声道:“说一千,道一万,除非有当今陛下的大赦诏令,否则诸位今日便将我等杀了,将丽城十万百姓都杀了,此亲方可成。”张少英问道:“如若让你二人服下这噬心蛊,二位是否能还能大义护法呢?”唐士奇与程文运皆内心一颤,李应承上前躬身说道:“昔日阁下进属武林盟副盟主,咱们算是一分机缘。黑榜之事兹事体大,阁下引领一方便为这些人寻个出路。那些指手画脚的幕后之人虽是主谋,但他们同样是帮凶,这是毋庸置疑的。昔日张副盟主行事虽偏激了一些,但同为正道确实出力甚巨。二位解元将来要为国家出力,还盼张公子勿要偏激。”

张少英笑道:“只是说说而已,是非自有公断,张少英何德何能能为他们洗白,在下阐明的只是事实。黑榜聚众叛乱,至今尚有十万之众聚集汉江,武林盟对峙至今,为何不能一战定乾坤?便是因为那里有太多这样一等一的杀手。解铃尚须系铃人,让他们将功折罪不好麽?当初我若不如此,今朝汉江的叛逆便不是十万,而是二十万!三十万!与人以承诺,在下竟答应给他们一条出路便不动如山。他们成亲是为了逍遥快活吗?非也!哪天汉江剿灭大战一开他们大部分人都得战死。你们要紧守本心无错,这实际呢?他们愿意赎罪,愿意像个正常人一样活上那麽几日。这条路不是他们自己选的,百世经态录你瞧过了吗?他们自小活在杀戮中不断的残杀同伴获得活下去的机会。你言他违逆人伦,但那时弱小的他们知晓何谓人伦吗?”唐士奇平复心绪,沉声说道;“当阁下失信于儒门之时,阁下的百世经态录便是禁书了。”张少英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的道理无法运用到他们身上?那时的他们无反抗之力,让这千千万万的人驻守本心,自尽以护人伦,那便是天大的笑话。纵使大宋千万之众,能有如此气魄者能有几人?二位饱读经书也许能,不识人伦的他们却不能,那时的他们内心唯有利害和活下去的本能。这是上天的过错,是上天允许了杀手的存在,杀手社团不断挑取那些无家可归的幼童,以及天生异秉之人加以调教作为用具。如今的他们重拾人伦,经书教学,愿意回头,为何便不能给个机会呢?”唐士奇道:“阁下与我等说并不能让天下人信服!”

张少英问道:“那阁下认为,该当如何?我这里今日数千之众任凭阁下处置。”张少英这一问唐士奇暗叫不好,儒门都不敢轻易下结论,他更不敢下结论,因为他二人不光是当州的士子,更是天下的士子,他们代表儒门。按律这些人当斩,但这些人也太多了,恐怕朝廷都不好拿捏。唐士奇只得道:“这些人如何处置当有朝廷法度,岂可私相授受。”张少英道:“诸位乃朝廷解元,按说遇到我们这些所谓的贼人,又该如何维护国法呢?”张少英这一问等于是在逼解元自尽,他们将来必是朝廷命官但非现在。两个二十七八的解元岂能撼动这一群人?这是最现实的问题。李应承圆合道:“张公子不必深究,他二人尚不知能否及第。此等国家大事便让朝廷处置吧!”张少英道:“如此说来,若有了朝廷的大赦,我等便能恢复自由之身了?”3a阅读网

张少英如今身无一物,赖以生存的纵横派都将他逐出门户,没了这些也没人相信他会有这样的能奈。只有李应承明白,他张少英要的就是这句话。深处武林,武林盟的邸报让他们有了了解天下武林的讯息,李应承自始至终皆清楚。唐士奇应道:“不错!若有天子大赦,我等莫不遵从。”张少英摇头叹道:“你我均知大赦这种事不可能,但若有一日我等的诚心感动了上苍,朝廷怜悯。若真有那一日,你们可别又不认账。”张少英这是一种确认,而唐士奇,程文运均觉得此事不可能,其齐声应道:“若真有天子诏令,我等岂敢不从。”张少英目的已成,叹道:“如此咱们的辩论仍是没有结果,在下于江湖中的名声本就不太好,好说歹说诸位不允,唯有硬闯了。”纵横派的行事手段李应承一清二楚,入江湖近三十载的他岂会不明白纵横派在其中的牵扯,他若真选择动手,他作为当州的最大帮派自然要挺身而出。

但见张少英大手一挥,迎亲队伍声乐再起,一众好手抬着花轿纵身而起,越过城墙直入城内,伴随着的是无数铜钱撒落。张少英这一手可以说玩的出其不意,儒门没有像武林社团的那样的情报网,这里的事传到三大家耳中至少需一月之久,而张少英只需一日便够了。一行人闯入城中,现场多是百姓乡绅,武林盟又有上令在身,仅靠两个刚从州府赶回来的解元难以应对。如果刚刚二人以死维护丽城读书人的尊严,张少英的脚步戛然而止,但两个解元并未显露出丝毫为国护法的决心,连口头上的承诺都答应了,儒门重信义,今后岂能反悔。见惯了人事的勾心斗角,李应承对张少英并不那麽厌恶,黑榜杀手确实是有区别的。若朝廷来做那叫招安,张少英如此而为只不过身份不对而已。如此虽然辜负了那些被害之人的亲属,但面对朝廷抚恤,官府照顾,他们总是能接受现实,接受朝廷的赦令,哪怕内心也不愿意。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话语权,只能被动的接受,让时间抚平内心的伤痛。且以实际论,张少英要做甚麽李应承亦瞧的明白,这些万里挑一的好手任几个放在他泰河帮都能独挡一面,独霸一路。自小见惯了尔虞我诈的李应承懂得自己存在的位置,明哲保身是最明智的。

张少英今日带来的人力实在太多,当花轿落在丽秀山庄大门前,白兰羽衣卫们欢天喜地的恭迎新人入门,一时热闹无比。而围在庄外的百姓们虽指点纷纷,但当漫天的喜钱,喜果,喜糖撒下来时,他们都明白,三日前放在自己家的十贯钱是谁的杰作了。十贯钱并不算多,但也绝对不少,至少这一年可以舒心一下,不会那麽大压力。当唐士奇一行追到丽秀山庄门口时,白兰羽衣卫尽数进入庄中,花轿已入内。几个愤慨不平的练家子窜入庄中被裹着满身喜物扔了出来。毕竟亲事是人身大事,仅此一次,总要有些欢喜,毕竟两年前杀手肆虐,丽城的损失相对于丽城来说并不大,至少死的不是自家人便好,且朝廷与武林盟都给了双倍的抚恤。死者已逝,活着的人还得继续,除了接受这种结果,他们无能为力。是而当有一个人哄抢喜物时,众人都会紧随其后,因为你不捡,别人也会捡。且新郎官准备的喜物着实喜庆,每一枚铜钱,乃至于每一包喜糖上都贴有精细的喜字。以至于那些被扔出来的练家子身上裹着的喜物都被哄抢,刹那间姻亲的喜悦气氛便起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